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
美國富豪緣何向政府“求稅”
2019-06-28 09:58 作者:馬雪 來源:中國經營網

6月24日,美國金融家喬治·索羅斯、迪士尼的繼承人阿比蓋爾·迪士尼、臉書聯合創始人克里斯·休斯等18名億萬富翁寫信(以下簡稱信)呼吁所有總統候選人,對積累大量財富的個人征收財富稅。這意味著富人要求政府對自己征稅,因而引發熱議。

這揭示了美國社會日益嚴重的兩極分化。

金融危機以來,美國長時間維持寬松貨幣政策造成美國股市過度繁榮。多年來的零利率和量化寬松,讓市場中流動性泛濫,資金大量流入股市,助推連續多年的牛市。富裕家庭在多年牛市中獲得財富增長,而貧困家庭則很少獲益,美國的財富分配也因此變得越來越不平等。2016年最富1%家庭的收入占全美家庭總收入中所占比例達到創紀錄的23.8%,是1992年最低紀錄的約兩倍,而底層90%家庭現在的收入在全美家庭總收入中所占比例還不到一半,從1992年的逾60%降至49.7%。

近年來,美國上下階層之間的經濟差距鴻溝不斷拉大,地域分化趨勢也日益加劇。美國經濟復蘇以來創造的就業工作崗位低薪化趨勢明顯,且以兼職居多,約有58%是低工資崗位,只有22%的人從事中等收入工作,20%的人從事高工資工作。這些低薪工作的報酬是每小時13.83美元。增長最快的職位包括零售銷售人員、食品準備工人、勞工和貨運工人、服務員、個人和家庭護理助手等低薪、兼職工作。中產階級持續縮水,2015年美國低收入和高收入階層人口共1.213億,首次超過1.028億中產階級人口規模。美聯儲今年5月發布的抽樣調查報告現實,在遇到緊急意外情況需要支出400美元時,有39%被調查者無法以現金、儲蓄或者信用卡的方式進行支出。

這凸顯了美國稅制中存在的固有頑疾。

稅收原本是對收入進行調節最重要的手段,但現行的美國稅制收入調節作用不斷弱化。美國個人所得稅并不對資本利得征稅,而美國收入最高的0.01%的人群,他們收入的70%來自資本。因此信中稱,美國最富有的千分之一群體今年預計繳稅額占其財富的比重僅為3.2%,而在財富金字塔下部的99%美國人今年預計繳稅額占其財富的比重高達7.2%。

這導致富人的實際稅率可能低于中產階級。巴菲特因收入多來自資本利得,結果其實際繳納的稅率比他的秘書還低。2012年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報告稱,最富有人群的實際稅率降至26%,為50年來最低水平。富人利用資本,將影響力擴張到立法和司法領域,為其量身定做了“私人稅收制度”,從而達到合法逃稅目的。

因此,信中稱希望通過這種財富稅籌集數萬計美元收稅,用于應對氣候變化、普及兒童保育、見面學生貸款、基礎設施現代化、公共衛生以及為低收入人群提供稅收抵免,以此解決美國未來挑戰。

這表明了特朗普推行的稅改令上述問題進一步固化。

2017年,特朗普全力推動稅改。由于兩黨爭執,難形成共識,稅改版本不斷縮水。盡管特朗普將這次稅改成為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稅改,但實際上與其最初的競選承諾相差甚遠。稅改將企業稅降至20%,但個人所得稅改動不大,仍然保留了七級稅制,僅暫時下調15%和29.6%檔的稅率至12%和38.5%,至2020年停止個稅減免。

稅改仍給富人創造了巨大的避稅空間。降低公司稅至20%,而個人所得稅最高可達38.5%,富人將樂于成立獨資或合伙制企業等“稅收透明”型企業,將個人收入轉化為公司收入,節約稅額。再者,富人還將此與遺產稅進行聯系,“稅收透明”型企業所有者可將大量資產留在公司,傳給后代時不交遺產稅。

稅改進一步拉大貧富差距。首先,稅改打破富人的稅收束縛。以特朗普2005年的繳稅記錄為例,稅改后將他節約2600萬美元。美國稅收政策中心估算,稅改將使最富1%的家庭的稅后收入增加14%,約合30億美元,而最低收入5%的家庭增幅不到1%,約100美元。其次,聯邦財政也因稅改而惡化,而財政收入短缺將進一步減少社會保障支出。減稅削減了政府的收入來源,必將大規模增加赤字。由于美國債務率屢破歷史新高,特朗普在2019年財年預算中大幅削減的社會開支。

這預示著美國社會的撕裂仍將繼續。

隨著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季的到來,兩黨開始圍繞大選設置政策議題,稅收等經濟議題仍是重點。民主黨后選人伊麗莎白·沃倫提議對個人5000萬美元以上的資產征收2%的稅,對超過10億美元的資產征收1%的稅。桑德斯則提出對股票交易征收0.5%的稅,對證券征收0.1%的稅,對衍生品征收0.005%的稅,用以豁免1.6萬億美元的學生貸款。

特朗普則主推“二次減稅”,因為減稅是共和黨的強烈偏好和一貫主張,2017年稅改成功鞏固保守派選民。共和黨主張減稅的直接好處流向富人,隨后讓中產階級和低收入成為經濟繁榮后的受益者。尤其是,特朗普將崗位流失歸咎于不公平貿易,宣稱重新談判貿易政策,減稅促進經濟繁榮即可帶來更多就業崗位,因此其減稅政策也獲得下層藍領白人的狂熱支持。

盡管信中宣稱,不為任何候選人背書,卻真實揭露了美國在文化、經濟和社會結構上的分裂愈發嚴重的問題。由于美國民眾不再就一套共同事實達成一致,政治變得更加兩極分化且效率低下,這也預示著美國社會的撕裂仍將繼續。

作者系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美國所馬雪

*除《中國經營報》署名文章外,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,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。

中國經營報

經營成就價值

訂 閱
最新文章
熱文排行
急速赛车小游戏